白手帕摆在张大力手边。

    黑伞同样摆在张大力手边。

    常恩与班花现在两手空空的面对着张大力。

    张大力敏锐的收缴了两人手中的异常物品,如此正确的直觉令常恩感到佩服。

    无形之间,张大力看起来掌握了眼前的主动权。

    张大力要说酒话,可一张冷峻的脸上却全然没有一丝酒意。

    于是毫无醉意的酒话便从张大力的嘴里清晰的讲了出来。

    “李春梦,何小婷,首先我要确认一件事情。”

    张大力的神色在一瞬间严肃下来,

    常恩皱了皱眉,因为他意识到这是自与张大力相认以来,张大力第一次叫出自己的全名。

    “我想知道你们有没有听到过那个声音,听到过几次,都说了些什么。”

    三个问题概括到一句话里,依然是张大力的风格,简单直接

    再次看了眼名叫老泥鳅的掌柜,依然昏昏沉沉的趴在桌子上。

    于是常恩与何小婷对视一眼,然后何小婷首先开口。

    “我是几天前第一次听到那个声音的,当时探事衙门一个名叫迁生的小哨被怀疑为诺皋术者组织的间谍,被元知处死,处死的那一刻脑海中突然发出了那个声音。”

    “现在开始播报,穿越者132人,死亡1人,剩余131人。”

    “而后今天是第二次,就在泰丰钱庄的厨子老古要进门的时候。”

    “内容是,现在开始播报,本阶段穿越者现存131人,本阶段结束前若无主观减员,系统将开启客观减员,现在开始倒计时。”

    “最后是老古死亡后第三次听到,现在开始播报,穿越者132人,死亡2人,剩余130人,完毕。”

    常恩有些惊讶的看向何小婷,她几乎再次一字不差的说出了那个陌生声音传递出的信息。

    能够在短时间内记住如此繁复的信息,这着实是有些令常恩吃惊的记忆力。

    印象中,上学时何小婷并没有像现在这般惊人的记忆力,语文课上古诗文背诵的时候并不会是全班最快背过的那几个之一。

    难道是穿越后的特质?

    常恩在心里想着,然后接过话头。

    “几乎相同,我想说明一点,第一次通报似乎是因我而起,我在探事衙门遇见了一个名叫迁生的小哨,阴差阳错认出他是王大福,他被怀疑是诺皋术者组织派出的间谍,然后被元知杀害,然后声音在我脑袋里响起。“

    尽可能的将真相还原出来,只是隐去了自己使用能力的部分,常恩想尽可能把正确的的信息呈现出来,他依然认为张大力是可以信任的那个人。

    “那个总是不合群的家伙?”

    似乎有点意外,张大力皱了皱眉,常恩知道,高中时期张大力同样不喜欢王大福,似乎一零级二班没有谁喜欢王大福,孤僻而又嫉妒心旺盛的家伙总是很难交到朋友。

    “我也与你们一样,几天时间,连续三次听到那个声音,自脑海中清晰传来。”

    于是算是认可了常恩与班花讲出的信息。

    “现在,我来汇总一下信息。”

    带着前世侦查员特有的腔调,张大力做出总结。

    “我的一切推理建立在如果那个声音没有撒谎的基础上。”

    首先强调前提条件,张大力的谨慎一贯如此。

    “那么第一,这个世界现存130名穿越者,除了已死的两人,现在我,你李春梦,还有何小婷,还有那个出现在老古信中素未谋面的小李,这个世界我们已知的存活穿越者有4人,还有126人未知。”

    张大力提到了那个小李,那是出现在老古信件中的人物,如果一切顺利,常恩相信明天便可以见到这位陌生的穿越者。

    “第二,那个声音似乎可以洞察穿越者的生存信息,每当穿越者死亡,便会进行播报。”

    常恩默默的点点头,再次生出一丝默契的感觉,这同样也是自己已经意识到的。

    “第三,也是我担心的,我们的处境很危险。”

    说到这里,张大力的声音变得更加冷峻起来,再次为自己倒上一杯酒,再次一饮而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常恩看到张大力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

    “本阶段穿越者现存131人,本阶段结束前若无主观减员,系统将开启客观减员,现在开始倒计时。”

    张大力同样冷冰冰的背诵出这段梦魇般的话语。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