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花望着孩子远去的背影,怔怔的看了良久。

    “走啦。”

    常恩拍拍身边的班花,像在哄着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

    “走啦,喝酒去啦。”

    张大力同样说着。

    常恩与张大力对望一眼相视一笑,他们似乎都想到了一零级二班那个躁动的下午,相同的记忆在两具陌生的身体内涌动着。

    于是三人一起进入小酒馆,常恩很快明白了张大力所说的安全是什么意思。

    酒馆的门脸不大,近乎可以用狭小来描述,没有招牌,只有一扇破旧的木门。

    木门推开,发出吱哟一声响动,一股浓郁的陈旧的气味扑鼻而来。

    张大力警惕的站在门口向门外看了两眼,确定身后并没有可疑的尾巴,然后轻轻将木门关闭。

    浸到骨子里的职业习惯在一举一动中显露无疑。

    昏黄的灯光有些黯淡,好在这足够看的清晰。

    这确实是一间小酒馆,三张桌子有些紧凑的摆在小厅内,并不像老板的一个中年男人趴在柜台上昏睡着。

    “李春梦,何小婷,你们坐着。”

    “我去看看有什么好酒。”

    “喂,醒醒啦,老泥鳅。”

    张大力猛然拍了拍了,名叫老泥鳅的老板睡醒惺忪的抬起头来,这是一张脏兮兮的脸庞,似乎在佐证着泥鳅这个称呼有多么正确。

    常恩与班花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冷下来。

    因为他们发现张大力在这个陌生人面前毫无顾忌的喊出了自己穿越前的名字。

    这样的行为,着实有些犯了大忌。

    “不用担心,老泥鳅听不到的。”

    似乎看出了两人的警惕,张大力一边说着,一边再次用力的拍了拍于是老泥鳅睁开惺忪的睡眼,于是似乎终于看到了张大力,老泥鳅突然站了起来,嘴里呵呵笑着,双手拼命笔画着什么。

    于是张大力笑眯眯的拿起桌上的纸笔,写上“上菜”两个大字,于是老泥鳅瞪大眼睛看了看纸上的字,然后连连点头,起身钻进后厨里,片刻功夫,后厨中传来扑鼻的菜香。

    常恩恍然大悟,

    老泥鳅是聋子。

    老泥鳅同样也是哑巴。

    听不见。

    不会说。

    仅仅只会看。

    常恩和班花一同舒了一口气,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一个聋子哑巴更能保守秘密了。

    张大力似乎很熟悉这个地方,他灵活的翻到柜台之后,掀开地下的地毯,地毯下是一个有些突兀的拉环,狠狠拉起拉环,一块木板被掀开。

    似乎有暗室。

    张大力钻进暗室,再冒出头来时,手中抱着满满的四坛酒。

    “李春梦,接一下。”

    张大力冒出头来喊道。

    常恩一愣,然后快速走到柜台之后,接过四坛酒,沉甸甸的。

    “张大力,这是什么地方?”

    把酒放在有些污浊的酒桌上,常恩皱眉问道。

    这实在是一个安全到有些奇怪的地方,

    “老泥鳅是我的暗探,是我放在这小石街的一颗钉子。”

    张大力随口说着,

    “来,干杯。”

    取过一坛酒,撕开酒封,随手拿起桌上三个不干不净的杯子,倒上满满的酒。

    “为了从这个破地方再见,干杯!”

    张大力豪气云干的摆摆手,仰头将酒喝掉。

    于是常恩和班花一同拿起酒杯,喝掉杯中的酒。

    入口醇香,并无辛辣的感觉,是好酒,起码比起自己那晚买的酒要好上许多。

    “梦,我他妈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张大力再次倒上一杯酒,再次一饮而尽,而后抹掉嘴角的酒水,说着。

    这是一句孤独的感慨,常恩也感觉的到。

    似乎并不是每一名来到这个世界的穿越者都会有这样孤独的感觉,起码死掉的王大福便不是这样。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常恩敏锐的感觉到在这,张大力并没有提及何小婷。

    他们本是熟悉的。

    在自己与何小婷甜蜜蜜的那几年中,张大力总是以电灯泡的身份出现在他们两人周围。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