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理参军褚宁。

    常恩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

    记得昨天刚见班花时,班花便曾特意提及司理参军褚宁心思缜密,只是没想到,这位司理参军的心思着实有些过于缜密了。

    于是轻轻合上案卷,将两份案卷整齐放在一起,开门把门外等候的小吏,将案卷交换到小吏手上。

    “大人,按惯例,借阅案卷是要备案的,二位大人不知谁方便签个名字?”

    管理档案的小吏很是谨慎,依循着档案库房的规则问向常恩与班花。

    于是常恩向着班花使了一个脸色,班花会意,将自己的名字签在了借阅登记册上。

    常恩并不想留下借阅这两份案卷的字迹,留下太多痕迹,便是为褚宁留下了更多的线索,这样很危险。

    已过辰时,耽误的时间足够久了,于是常恩礼貌的向管理档案库房的小吏告别,即便并不是自己的属下,官职也比自己低了许多,可常恩还是做足了礼貌,常恩并不想给人留下冷冰冰的印象,广结善缘是职场生存的不二法则,即便这间青石城探事衙门里已经有太多自己的奴仆。

    可依然要谨慎,想着褚宁对自己的怀疑,常恩再次在心中告诫着自己。

    “下面,去哪里?”

    班花看向常恩。

    “泰丰钱庄,查案。”

    常恩简洁的回答。

    于是两人走出探事衙门,门前车夫已然为两人备好车,依然是昨晚那座略微有些拥挤的马车。

    好在今天没有红莲,两人勉强可以坐得下去,常恩倚着车厢一侧而坐,而后闭目思考着。

    两份案卷查阅完毕,令常恩疑惑的三个问题并没有找到答案,可是却也算有收获,常恩在脑海中快速整理着信息,有两点信息引起了常恩的注意。

    第一,常家的发迹史有些模糊。

    他并不相信一个农民家庭能在短短两代人的时间里便可以快速积累财富成为名冠青石城的大富豪。他同样不相信什么农民企业家能够创造什么暴富的奇迹,依据前世的经验,奇迹的背后总会有破坏游戏规则的痕迹,只是现在常恩还没有找到。

    第二,常家与元知的纠葛似乎极深,早在常家的几次官司纠纷中总是隐隐出现了元知的身影,即便那个身影有些模糊。

    想要解开这些谜团,似乎只有查清泰丰钱庄苏长更一案。

    苏长更的死与常规山的死近乎一样,常恩相信若是此时有一位明智的查案主官,一定会将两案合一。

    同样的死亡方式,而且这样的方式并不多见。

    更何况还有元知的那句嘱托,协而不查。

    这更像是一种心虚的遮掩。

    苏长更一案像是一道破局的棋眼,常恩隐隐洞察到其后的脉络,却尚未看清真容。

    关乎常家,此案一定要破,而且要快。

    褚宁对自己的调查已经开始,他需要抢在这位同僚有突破前,尽快知道常家与自己还有元知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毕竟自己还有一个更加要命的身份——诺皋术者派出的高级间谍。

    常恩在心里想着。

    “李春梦。”

    马车吱哟哟的走着,班花的声音打断了常恩的思绪,于是常恩警惕的睁开眼睛。

    上一个世界的名字,在这个世界被人呼喊出来却总是充满着危险的气息,这样的感觉有些讽刺。

    “没人啦,我才敢这么叫的。”

    似乎看出了常恩的警惕,班花小声说道,可常恩依然还是沉默着,他并不喜欢班花此时的小小放肆。

    “早晨给你买的肉烧饼怎么不吃?”

    班花看着常恩手里拿着的肉烧饼,油脂已经浸投了包裹着烧饼的纸张。

    “不饿。”

    常恩简洁的回应。

    “你是不是还想把烧饼拿给那个铁捕头?你想再看他吃一次烧饼?”

    果然是前世便已熟实,几乎一句话便洞穿了常恩的心思。

    可被人洞穿心思的感觉并不太好,于是常恩继续沉默着。

    “是啊,那吃烧饼的样子太像了。”

    这是一句隐却了主语说的说辞,常恩知道那个主语是什么。

    铁螺岩吃烧饼的样子,真的太像张大力了。

    班花皱了皱眉,发出一句感叹,这样的感叹同样带着浓厚的怀疑意味。

    都是因为那个冰冷的声音,让班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